为什么有事没事要搞点小酒喝喝?

日期:2018-12-10 10:27:15 作者:酒都微资讯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【酒都微资讯】

 

开篇申明三点:

1、本文绝非为酗酒者洗白,也非为嗜酒者正名,酗酒成性可耻,重度嗜酒伤身。本文只关乎雅好、关乎闲愁;

2、本文非恶俗洗脑鸡汤,绝不会告诉你喝酒的男人最有魅力,喝酒的男人最可交这种鬼都不信的话;

3、本文更不会告诉你喝茅台可以养胃护肝,喝HM药酒就能颐享天年。

 

 

好了,我们进入正题,为什么我们有事没事喜欢搞点小酒喝喝?

作为一名十几年酒龄的小酒友,我先简短地回顾下我的酒精修炼之路。

……算了,先不回顾了,此处省略100万字。

好汉不提当年勇,匹夫莫念今日怂。

因为众醉独醒,膨胀过嚣张过;因为无所畏惧,醉过吐过;因为年轻气盛,跌过撞过。

那又怎样?

时间改变不了的,才叫“热爱”!

 

 

酒,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,它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,而是一种文化象征。

中国自古崇尚酒文化,曲水流觞,觥筹交错,或极尽风流,或惊心动魄。有乾隆的千叟宴,也有项羽的鸿门宴;有杯酒释兵权,有煮酒论英雄;有八仙酒会,有贵妃醉酒。我们一起来念一段rap:

 

 

李白:举杯我邀明月  苏轼:把酒我问青天

李清照:浓睡难消昨夜残酒  杜甫:白日放歌我须纵酒

曹操:对酒当歌人生几何   欧阳修:酒逢知己千杯嫌少

雅兴、胸怀、抱负;豪迈、苍凉、超脱,千秋大业,万丈红尘,都在这一杯酒里。

先秦之饮崇阳刚,魏晋之饮尚狂放,唐代之饮多向上,宋代之饮好感伤。

无论文人骚客、名匠巨擘,酒,是情怀的寄托。

 

 

时空穿梭,大浪淘沙。说古人总感觉有些久远,我们说回现在:

前两日,与我一个作者朋友闲聊,他说每次回乡,亲友必以好酒招待。可他不胜杯杓,几两下肚,头晕目眩,翻江倒海,最终落得一场酩酊大醉。他说每次喝酒前,都会做足功课:酒前吃两片解酒护肝片,叮嘱主人万万别劝酒,告诉陪客自己不胜酒力等等。但最后,还是趴下。他自嘲道:感觉再好的酒给我喝都是糟蹋,我不懂品酒,也没酒瘾,但眼瞅着气氛烘上来了,自己就把持不住了。

我回复他:这恰恰说明你很有分寸,你知道提前做功课,因为你能预感到有些场合你肯定会喝多。即便是在无须做功课的场合,你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喝多。适当控制一点吧,微醺就好,偶尔大醉,也无伤大雅。至于懂不懂得品酒,那倒是次要了,跟谁喝,才最重要。

酒量不行,但是咱酒品得好!

 

 

何谓酒品好,每个好酒者都有自己的理解。我个人的看法是:酒场不聒噪、酒后不闹腾,不仗着酒量资辈欺负弱小,不扒高踩低见人下菜碟。

也是前几日, 一个好友A约家中火锅小酌,刚应承下来,另一个好友B说跟几个领导同事吃饭,想请我作陪,我只能选择先答应了谁就赴谁的约。吃到晚间9点,也临近尾声,好友B打电话来说,他们已经用餐结束准备到我家楼下KTV唱歌,请我务必参加。我其实已红潮满面,但又不善拒绝,遂辞别好友A,抽身前往。

 

 

一进包间,便发觉气氛不对。这几个人恐怕喝得也不少。三言两句寒暄过后,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拎着两整瓶啤酒,一瓶递给我,一瓶握在手中:“来,兄弟,我们干一个!”说完,眼神瞄向我,似要一饮而尽。我在家已经喝了6两白酒有余,此时若整瓶吹掉,恐将上头。而且还有两人也是初次相见,若都这般喝法,我必倒下。

我婉言相劝:“哥们儿,咱都喝了不少了,这瓶酒咱倒杯子里,我们先干一杯,您看行吗?”

那人豪气冲天,兀自干掉一瓶, 眼光再次落到我的瓶中酒,似在挑衅:我都干掉了,你还不干是咋地。

我干掉了我从瓶中倒出来的一整杯,相当于半瓶,抱歉道:“哥们儿,真的对不住,我不善掺酒,更不善快酒。”争执间,他点的歌到了,他悻悻地去找麦克风,我顺势点了根烟缓一缓。

烟还没抽两口,又来一个,不同颜色的皮肤,却是一样的玩法。

我的好友B看不过去了,主动拿起一瓶,对敬酒者,不知道是他的同事还是领导说:“我兄弟不胜酒力,我来陪你干一瓶。”

“不行,你干得不算,我就是要跟你兄弟喝!”

这次不等他先干,我自己先倒满一整杯:“我先干为敬,整瓶我真的吹不了。”

这次,这个人倒是没有兀自吹掉,喝了一口,去找麦克风跟人合唱去了。

 

 

好友B怕冷落到我,帮我点了一首歌。临到我的歌时,前奏走完了,我刚开嗓,歌却被切掉了。不知道是有人无意还是故意,好友B另外一个稍微清醒一点的同事似乎看出些端倪,又帮我重点了一次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就是不断地被插歌。这个我倒是习以为常,大家一起唱歌,谁优先谁晚唱两首,没关系。

关键的地方,来了:

又到我的歌了,唱到一半,被人按了暂停。

“兄弟,我发现你这人有点不给面子啊?我们哥俩敬你酒,你都没喝,你是啥意思啊?”第一个敬酒者在挑衅。

三番几次折腾,此时我已经不爽,回怼道:“我说过不喜欢喝快酒,你们非让我整瓶吹掉是几个意思?我不是没喝,我都喝了一整杯,而且我也没要求你们必须干掉。”

“我发现你这人不上路子嘛,说话不中听啊,不就是喝瓶酒吗?我们好心好意敬你,要不是看在我同事面子上……”第二个敬酒者在附议。

……后面的场面闹得非常不愉快,细节不表,最后,我拎起外套和手包,夺门而出,临走前我冲着屋里喊了一句:“老子今天还偏就不给你俩面子!”

 

 

讲起这件不太愉快的事儿,是想说明三点:

1、酒局上,总会碰到些没高没低的傻逼,这种人欠收拾,切莫惯着他,你若随波逐流、与世浮沉,最后受伤的是你自己;

2、换位思考,同在一个桌上喝酒,看到别人不胜酒力的时候,我们应当劝阻,给予关怀,而不应该落井下石,乘人之危;

3、跟不熟悉的人喝酒,不知道对方酒量深浅、人品好坏,请一定把持好自己。

 

 

说点愉快的,也说回今天这篇文章的主题:

为什么我们有事没事还是喜欢搞点小酒喝喝呢?

都是爱啊!

我有个好兄弟群,当然这个群叫过很多名字,比如“高峰论坛”,比如“老杆子”,比如“搞基小分队”,比如“夫愁者联盟”等。

三天两头,有人约酒——

一支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;

两副忠义胆,刀山火海提命现。

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   “与君共此时,一杯何以酣”。

“晚来天欲雨,能饮一杯无?”   “雨水时常有,千樽亦不足”。

“晚来天渐冷,能饮一杯无?”    “花间一壶酒,你我恐不够” 。

“晚来好无聊,能饮一杯无?”    “圣贤皆寂寞,饮者留其名”。

白居易老先生的《问刘十九》早已被兄弟几个玩坏。

 

 

我一直觉得唐代诗人中,白居易才是最潇洒的。

与李白相比,他没有李白那么高的地位,自然也没有李白仕途上遭遇的那么多坎坷与尴尬。

老先生的一生,活得滋润,洒脱。

他有一群“狐朋狗友”,一堆“红颜知己”。

当然了,最重要的是,他很长寿。

所以,你看,想长寿,喝点酒;要欢乐、唯小醉。

少一点,把你有限的酒量留给你最真挚的朋友!

最烈的酒都在江湖里,

清风烈酒后,愿你终能懂自己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