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台虎踞,贵州市场还是“黔酒福地”?

日期:2019-02-21 20:57:35 作者:酒都微资讯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【酒都微资讯】

 

 

世界白酒看中国,中国白酒看贵州。”近年来,贵州经济进入高速通道,GDP增速名列前茅,酒水市场也不断扩大,目前已近百亿规模。

 

 

作为酱酒的“大本营”市场,贵州不仅有一骑绝尘的茅台,也有冲刺百亿的习酒,更有老名酒董酒和珍酒。阵容豪华的贵州白酒天团,为何不似川酒“六朵金花”般齐唱胜利凯歌,却只是轻唱“默默”以示别样的风景?

 

1茅台、习酒“背后”的百花齐放

 

贵州虽是茅台的“老家”,但和全国市场一样,“排队抢茅台”、“一瓶难求”、“实名限购”等仍是常态,大多数商超渠道也只是有名无实,并不能真正买到茅台。 

 

 

但贵州市场的走量霸主却是习酒,茅台在贵州投放3000吨左右,与习酒主攻本土市场形成鲜明对比。而其他正致力于复兴的地产酒,如董酒、国台、钓鱼台,貌似都没有把家门口作为“主战场”,其市场拓展情况也乏善可陈。

在市场上的直接反应是:贵州各大商场、酒店、烟酒行、路边小吃店等场地,习酒的身影无所不在。一位经销商告诉快讯君:习酒严格遵循“12987工艺”,始终以优良的品质征服消费者,在名酒云集的贵州,习酒销量始终保持第一。

56亿的盘子,省内占了一半,是绝对的老大。除了习酒和茅台系列酒,金沙定位于200元以下的中低价位,目前已稳居“探花”位置。珍酒作为后起之秀,近几年在省内增加了80%以上的营收,目前主要布局于遵义、贵阳和安顺等重点市场。 

 

 

茅台茅台酱香酒公司和习酒基本垄断了省内市场。小型地产酒品牌,由于发展战略上的问题,导致集体失声和业绩下滑,“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”的马太效应十分明显。

其实,酱香独大的贵州市场,在“深度调整期”大众酒回归的新常态下,浓香、兼香、清酱等香型也获得了一定发展,呈现百花齐放的新形态。

 

而浓香型的贵州醇、湄窖、鸭溪窖、平坝窖,以及兼香型的匀酒,在新一波酱酒热潮下,呈明显的萎缩状态。

 

2“外来势力”无可奈何花落去?

 

在名酒中,五粮液虽有陈列有终端,但销售情况差强人意,只有部分在贵州的其他省份人群,才偶尔作为商务宴请酒。汾酒、剑南春虽有部分陈列,但也很难在一些商超、酒店等常规渠道见到。泸州老窖相对较好,但也只有定位于中低端的泸小二等小酒有一定销量。

 

 

在号称十人中有九人都在做与酒有关工作的贵州,三五步一个酒水专卖店并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除了琳琅满目的地产酒外,确实很难看到外来名酒。唯独在夜市小吃店、路边烧烤店、大排档等大众聚会地,除了雪花、青岛、哈尔滨等外来品牌的啤酒外,江小白、歪嘴郎、泸小二、劲酒、二锅头等小酒销售还算不错。 

 

 

不难看出,在茅台、习酒难以完全覆盖的小酒市场上,外来品牌生生地在铁桶上撬开的一丝缝隙,虽然体量不大,但仍顽强地生存着。

 

3酱香“铁桶”下的裂缝与隐忧

 

不可否认,贵州消费群体与生俱来的酱香酒情怀,让地产酒独步贵州市场,但这仍然不能成为其高枕无忧的资本。众所周知,“黑色2012”就将酱酒品类从大热状态被打回了原形,教训至今仍犹言在耳。

除了外来酒企的伺机而动,在酱酒“二次提速”的热浪中,中小酒企急功近利、集体浮躁的现象又有抬头之势。此前网络上爆出的“陈静替父卖酒”事件,就是一个很好的警醒。

仁怀市政府2017年底提出 “再造一个茅台”,也是贵州白酒的未来之路。但这显然不是再建一个茅台酒厂,而是助力除茅台之外的其它贵州酒企发展,最终实现茅台和贵州白酒高质量发展的目标,实现“双轮”驱动“双千亿”市场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